典籍

张伯史慢性肺原性心脏病医案

8 6月 , 2019  

处方:净麻黄4.5克,光杏仁9克,生石膏24克(先煎),炙甘草3克,党参9克,熟附子9克(先煎),炙苏子9克,开金锁30克,鱼腥草30克,木防己12克,泽漆1捌克。二剂。药后诸恙均减,前方连服5剂。

按:仲景在阐述水饮病脉气卑沉(如“寸口脉沉而迟”“趺阳脉伏”“少阳脉卑”“少阴脉细”)时建议,“男生则外伤出血,妇人则经水不通”“经为血,血不利则为水”。可知“血不利”是“水不利”的要害原由。后世水饮病水瘀互结的论战与上述论述可谓一脉相传。但对此类证候仲景未设一方以统领,遵照其病机实质,予清热利尿之法可谓正治。就慢阻肺来说,以金当归娇客散合4逆散气血同治帝,升降并调,更能契合病机,切中肯綮。其余方药如桂枝茯苓皮丸、柴草桂枝干姜汤等也可随证选取。

肺水肿是中外分布的劣质肿瘤, 是肿瘤中发病率 和病死率最高的病症。
庞德湘教师是山西省名老中 医, 从事中医肿瘤临床和研商工作40余年,
对肿瘤中 医医疗储存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同不经常间制定了大气效 验方。
小编有幸忝列庞师门下, 今不揣浅陋, 现遂将
庞师运用肺金生方医疗肺炎的经历及个人利用体会 做壹演说,
以飨同道。化裁经方,创建新方——肺金生方的源头及 方解肺金生方源于泽漆汤
[1] 。 《中药志·肺萎脱肛 头痛上气病脉证》 中曰: “咳而脉沉者,
泽漆汤主之。 泽漆汤: 三步跳半升, 紫参5两, 泽漆三斤 (以东流水伍 斗,
煮取壹斗伍升 ) , 生姜5两, 白前5两, 甜草3两, 黄芩3两,
黄参3两, 桂枝三两。 上玖味, 㕮咀, 内泽 漆汁中, 煮取5升,
温服伍合, 至夜尽” 。 《脉经·卷 二》云: “寸口脉沉, 胸中引胁痛,
胸中有水气, 宜服 泽漆汤” 。 结合《脉经》 及 《备急千金要方》 所载之泽
漆汤 “治上气其脉沉者” 通晓, 咳而脉沉, 为痰饮瘀 血内停, 病邪在里。
再以药测证深入分析, 泽漆散寒消痈 祛水之力甚峻, 紫参今称石见穿,
其效率止泻散坚, 此二药皆为攻破之品, 地文、 白前小肠经, 黄芩止痢开胃, 又进入桂枝、 沙参、 甜根子之扶正, 抓住主症,攻补兼施,
以治癌肿, 正为客体。 庞师在此基础上再加入四季豆杉、 胆南星、 蜂房 等药,
更益解痉健脾散结之功力, 而创立了肺金生 方。 该方常用剂量为泽漆30g,
石见穿30g, 生晒参玖g, 黄芩十g, 白前10g, 桂枝玖g, 制地文九g, 蜂房一伍g,
赤小豆 杉八g, 制南星陆g, 黄姜陆g, 甜根子6g等, 全方具有清热解 毒、
明目扶正的效用。 当代药法学切磋也发觉, 红红饭豆 杉、 石见穿、 黄芩、
黄参等药含多种调理冲任成分。 实 验钻探证实,
肺金生方能够遏制肿瘤细胞的增殖, 从 而落得抗肺结核转移的作用 [2] 。
同不经常候医治切磋也标识, 肺金生方联合化学药物治疗后, 胃痛、 气急、 痰中带血、
低热、 胸痛等肺炎常见症状显然创新 [3]
。解表消痈,抗癌根源——肺金生方抗癌靶点 为“痰毒”依据泽漆汤证原作的描述,
肺金生方更符合于 中最终一段时代肺水肿病者病症显明者, 如头痛咳痰、 高烧气
促、胸痛等。可是, 庞师却运用于肺结核病人的全程 医疗。 寻其缘由,
关键在于肺结核复发转移的体制。 大繁多经验了手术及帮扶放化学药物治疗等手法之后的康
复期病人, 西医感觉此阶段没有需求临床, 只需随同访问观 察。 而有众多商量注明,
肺结核伤者术后及支援放化 疗后有高达3/陆-七成的复发率, 那也是其伍年生活
率低于15%的主要性缘由。 近年来, 众多肿瘤学家也 感觉, 影象学的 “无瘤”
并不意味血液、 淋巴液 “无 瘤” , 同不时间也是有雅量钻探申明,
此阶段病者很或许存 在 “微转移” [4] , 这便是其今后更动复发的来源于。 庞
师认为, 肺结核病人高复发、 高转移的来自在于体内 残余的 “痰毒” , 只要
“痰毒” 未消, 复发及转移是 必然的。中医病机学以为, 5脏皆可生痰,
非独肺也, 而 肺独甚也。 守旧病机认为, “肺为贮痰之器” , 可知肺
与痰之间具备直接密切的关系。 大量的看病病例总 结以为,
高烧咳痰也是肺水肿最为广泛的临床表现。 肺 为娇脏, 最为空灵, 却最易生痰。
临床的面上, 差相当少全部 的肺部疾病都有 “痰” 的症状, 可见, “痰” 在肺脏疾
病的产生发展中有着不行首要的作用。 良性的肺部 疾病大概都离不开 “痰”
那个病理产物, 唯独肺水肿, 仅用 “痰” 解释不了其迟钝的病程, 相同的时间仅用 “毒”
也 解释不了其 “转移” 的特征, 痰即痰浊, 毒即毒邪, 痰 具备流窜性,
毒具备消耗性, 痰浊与毒邪胶结不化而 成痰毒, 所以, 提议了肺结核转移的
“痰毒” 理论 [5] 。 因 此, 调节肺水肿转移的关键在于成功翻盘其 “痰毒” ,
故其医治条件截益气清热法。 而肺金生方正是为对 抗 “痰毒”
而设。加减变化,法活机圆——肺金生方的加减运
用规律张机《伤寒论》第拾陆条曰: “观其脉证, 知犯 何逆, 随证治之” ,
提出了辨证论治的基准。 依照病 机而立治法, 选方用药,
是治病至关心珍视要的环节。 加 之肺炎的病根病机特别复杂, 症状错综, 故庞师以为, 肺金生方的使用应基于病人体质及病情不一致, 药 物的精选可酌有讲究,
随证加减。从病机来讲, 肺气亏虚者加黄芪、中灵草等; 肺
阴亏虚者加南海丹参、 天麦冬、 百合、 地髓、 鲜石 斛等;
血虚者可加黄精、 制首乌、 干归、 熟牛奶子、 白 芍等;
特性亏虚者加四君子汤或合参苓片术散以培 土生金; 性格下陷者合补中宁心汤;
夹痰湿者加平 胃散、 薏米仁等; 夹痰热者加鱼腥草、 金荞麦、 黄芩 等;
病程日久阴损及阳, 致脾肾亏虚者加铁花、 干姜、 紫河车、 杜仲、 菟丝子、
鹿角胶等。从症状来说, 头疼痰多者加全瓜蒌、 浙药实、 浮 海石等;
痰中带血、 麻疹者加仙鹤草、 白及、 茜草炭、 地黄炭、 侧柏炭等;
痉挛性感冒者加止痉散; 胸痛 头疼者加瓜蒌、 薤白、 香附、 山鞠穷等;
四肢疼痛者加 桑枝、 牛膝、 乳香、 没药、延胡索等; 纳差者加鸡内 金、
炒麦芽、 石猴仙山楂等; 大久咳结者加虎杖根、 火麻 仁、 肉苁蓉、 大黄等;
恶心呕吐者加玉蝉花、 代赭石、 姜三步跳、 姜竹茹等;
癌性发热属血虚者合青蒿上甲 汤, 属血虚者合补中解毒汤,
属热毒蕴结者加白花蛇 舌草、 重楼、 银花、 连翘、
黄芩等。从转移脏腑肉体来讲, 胸膜转移胸水者加葶苈 子、 龙葵、 牙刷草、
汉防己等; 骨转移者加自然铜、 补 骨脂、 鹿衔草等; 脑转移者加壁虎、
僵蚕、 全蝎、 钩藤 等; 淋巴结账和转账移者加猫爪草、 山慈菇、 夏枯草、 牡蛎、
浙空草等; 肝转移者加平地木、 垂盆草、 茵陈、 焦海棠等。验案举隅,继承心悟——小编使用肺金生方 的验案及认识案一 患儿某, 男,
陆十四虚岁 , 201三年11月13日初诊。 患 者于20一三年二月13日因 “反复发烧咳痰7个月余,
确诊 肺水肿1周” 就诊某医院, 查胸部CT示: 左上肺占位, 大小约伍.1cm×肆.7cm,
两肺内多发结节, 左肺门及纵 膈多发淋巴结肿大思考, 双侧微量心肌梗塞;
肺穿 刺活体协会检查病理展现鳞状细胞癌; 全身骨骼ECT示左侧多处排骨代谢卓殊活跃,
提示骨转移。 检查判断: 左肺鳞 癌骨转移。 行TP方案化学药物治疗6个周 期,
出现严重骨髓抑制和消化系统反应, 病人拒绝再一次 化学药物治疗, 寻求中医药诊治。
症见: 气色微黄无华, 形容瘦 削, 头痛咳痰, 痰白质黏, 左侧胸部隐痛,
神疲乏力, 少气懒言, 时有呕嗳, 口淡无味, 纳谷不香, 大便稀 溏,
寐安, 小便通畅, 舌淡苔薄腻边齿痕, 脉沉细滑。 辨证: 肺积病,
肺脾气虚, 痰毒内结。 治则: 宁心解 毒, 补气排毒, 方以肺金生方加减,
方药组成: 泽漆 30g, 石见穿30g, 生晒参九g, 桂枝12g, 白前十g, 制南
星陆g, 蜂房陆g, 赤小豆杉八g, 茯苓皮一五g, 炒苍术1二g, 姜半 夏九g, 广陈皮玖g,
破故纸15g, 焦红果30g, 炙乌拉尔甘草6g, 大 枣一五g, 老姜7片。 1四剂, 水煎服,
早晚分服。 2周后复 诊, 胸痛高烧及乏力纳差症状较前缓慢解决, 继续予以
上方加减医治, 随同访问壹年余病情稳定。案2 病者某, 男, 七十九虚岁,
20一3年八月31日初诊。 病者于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因“反复高烧咳痰九月余”
就诊某医院, 查胸部CT示:左肺门占位, 大小约 三.4cm×3.一cm,
纵膈多发淋巴结肿大思索, 右侧大量 主动脉瘤; 肺穿刺活体协会检查病理示腺癌;
左边高血压 找到脱落癌细胞; EGF凯雷德突变型。 会诊: 左肺腺癌胸 膜转移。
予以吉非替尼口服靶向医治七个月余, 肺部肿 块曾一度裁减,
后考虑耐药而停药, 同期病人拒绝化 疗而寻求中诊疗疗。 症见: 胃疼少痰,
神疲乏力, 口 干 , 关节炎, 睡眠多梦 , 纳差便干 , 小便通畅, 舌淡苔干
, 脉细。 辨证: 肺积病, 气阴两虚, 痰毒内结。 治疗原则: 化 痰通大便,
消肿养阴, 方以肺金生方加减, 方药组成: 泽漆30g, 石见穿30g,
双批七30g, 白前10g, 蜂房6g, 赤挂豆角杉八g, 黄芪30g, 黄芩玖g, 麦冬12g,
干地黄壹五g, 百 合12g, 白花蛇舌草30g, 山锥螺30g, 焦山楂30g, 炙乌拉尔甘草陆g, 红枣壹5g。 7剂, 水煎服, 早晚分服。 1周后复诊, 诸症缓和,
继续予以上方加减医疗, 随同访问一年余病情 稳固。中医一贯注重全体理念,
主见内因与外因相统 一, 故肺水肿是1种全身性疾病在部分的表现, 局地 属实,
全身属虚, 辨证施治时应把肺部病理变化与 全身病理反应联系起来。
而肺金生方治疗肺水肿首要 为针对 “痰毒” 而设, 必须三因制宜, 随症治之。 即
庞师常言: “方有动静之变, 药有刚柔之殊, 理气慎 用刚燥, 养血慎用滋腻,
壹则伤胃阴, 一则伤脾阳” 。 案一肺水肿病者出现骨转移、 恶病质, 病属后期,
预测后果 差。 四诊合参, 辨为肺积病, 证属肺脾血虚, 痰毒内 结。 肺失通调,
脾失运化, 痰毒内生, 聚于胸中, 阻滞 气机。 《和剂方局》 曰:
“病痰饮者, 当以温药和之” , 故以开胃排毒的肺金生方为基本方,
加苓桂术甘汤 和贰陈汤的温除热饮而接受较好的看病医疗效果。 案2患儿出现胸膜转移, 靶向药物临床后现身耐药, 同期 拒绝化学药物治疗,
医治手腕有限, 生存率低。 四诊合参, 辨 为肺积病, 证属痰毒内结,
气阴两虚。 痰毒日久, 耗 气伤阴, 体内一面阴液不足之象, 故仍以肺金生方
加减, 去桂枝、 制南星、 黄姜之刚燥, 加百合大姨清汤 和生脉散之滋阴生津、
养心安神之力, 故收到较好 的医疗效果。 两例病人一例偏血虚, 1例偏血虚,
体质有 异, 故用药不一样。 方中泽漆和红赤小豆杉是排毒消痈的 首要药物之1,
也是庞师医治各样肺结核最常用的药 对之1, 值得推广 。 其它,
泽漆汤原方中泽漆应先煎, 庞师使用时与诸药同煎多年来未察觉不良反应, 故
同煎亦可。参 考 文 献[1]
陈滨海,张雅丽,姚成,等.Pound湘教授肿瘤临证学术思想钩玄.
中华中医药杂志,二〇一六,30:70-72[2]
Pound湘,周楠,边至慰.肺金生方对Lewis肺炎小鼠VEGF-C及
nm二3抒发的试验商量.辽宁中医杂志,二零一三,四七:1八-1九[3]
周少玲,Pound湘.肺金生方医治肺虚痰阻型非小细胞肺炎2九例临床观看.新疆中医杂志,二零零六,四三:32八-329[4] Yasumoto K,Osaki T,Watanabe
Y,et al.Prognostic value of cytokeratin-positive cells in the bone
marrow and lymphnodes of patients with resect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study.Ann Thorac
Surg,2003,76:194-202[5]
陈滨海,张雅丽,姚成,等.基于肿瘤微情形学说研究肺结核转移
与痰毒的关系.中华中医药学刊,20壹伍,3叁:207九-20八1 陈滨海; 郑健; Pound湘;

风温(热)治在祛痰宣肺,常用银翘散、麻杏石甘汤诸方。湿热治应清宣化湿为主,常用藿朴夏苓汤、甘露消毒丹、王氏连朴饮诸方。两者从气传营,又可异口同声。

按:本例是外邪引动痰饮宿疾,肺病及心的重症。凡痰饮皆津液所化,而之所以成痰饮者责之于肺、心、脾、肾。病者根本咳痰,乃肺脾虚而痰饮内停,病久则必及心,心气亦弱,虚人复加外感,则实其实,虚其虚,遂致咳嗽气短脉促,饮溢经络而肿,本虚而标实也;伤者又有口渴,自觉内热,四末欠温等症,必求其本而标本兼治之,方能获效,若1味治标,必伤其正,非其治也。故本例在用麻杏石甘等味清通大便热之时,又用参、附等品补益心肺之气,标本兼顾,药效卓著,仅服7剂症情大减,继以温阳止痛化痰之剂而收功。

依据仲景水饮方论,慢阻肺之病理演变符合仲景痰饮水气病的病机特点,水饮伏肺是慢阻肺的主导病机,肺饮病可归纳慢阻肺的中医全貌,慢阻肺从肺饮论治能够契合病机实质,理法相合,方证相应,医疗效果甚佳。现将慢阻肺从肺饮论治常见证型及治法介绍如下。

另:羚羊粉0.6克,1日2次化饲。

姚××,女,711虚岁。1975年10月二四日初诊。素有痰饮,近加外感,头痛气急口渴,自觉内热,高年心气不足,四肢欠温,水湿潴留于下,二足浮肿,脉数促,苔薄白腻,正虚邪实,寒热夹杂,拟标本兼治,利肠府而清益气热。

此型常见于慢阻肺慢性加重期,以外感风寒,内有饮邪郁热(即寒包火证)为临床验证要点。症见恶寒发热、热势不高,身体疼重,烦躁不安,感冒关节炎,痰多色黄或黄白相间,舌质淡,苔薄白或薄黄,脉浮紧或浮数。治以大青龙汤化裁外散风寒,内清郁热。药如:炙麻黄10克,桂枝拾克,杏仁10克,生石膏30克,黄芩10克,清半夏10克,生姜6克,大枣三枚,炙乌拉尔甘草六克。若伤者表证不著,咯痰量多,黄白相间,烦躁而喘者,乃外寒内饮,饮郁化热所致,可予小青龙加石膏汤开胃化饮,宁心除烦。药如:炙麻黄陆克,桂枝十克,白芍10克,干姜十克,细辛叁克,伍味子陆克,清半夏拾克,生石膏30克,黄芩十克,炙乌拉尔甘草六克。若病者以咳嗽气短胸满,烦躁脉浮为器重临床表现者,证属寒饮郁热,饮邪上逆,治以厚朴麻黄汤加减,药如:炙麻黄陆克,厚朴十克,杏仁10克,干姜10克,细辛三克,伍味子6克,清半夏十克,生石膏30克,苏子10克。若病情越发发展,风寒化热入里,饮热上迫于肺,湿热相搏于肌表,症见烦躁而喘,咳痰黏稠,理气宽中,常伴有荨痔疮或失眠等皮肤疾病者,可予麻黄连翘赤小豆汤益气散邪,活血散淤,降逆平喘。药如:炙麻黄陆克,连翘12克,四季豆一5克,当归15克,杏仁10克,桑白皮10克,白鲜皮10克,炙甘草6克。

陆诊(四月二三16日):身热未起,神志已清,眼神灵活,有科学回答反应,呼吸平稳,汗出减少,肌肤温暖,贰便符合规律,腹部稍有胀气,下肢拘急强直好转,两上肢拘急未见改正,苔黄不腻、质红,脉小滑数。体温:37℃,呼吸:捌拾柒回/分,白细胞1二×109/L,N80%。气阴两伤,正虚未复,痰热不清,肝风未平。

处方:熟附片10克(先煎),党参12克,炙甘草6克,当归15克,麦冬9克,炒川连2。4克,丹参15克,红花6克,木防己12克,泽漆15克。

此型常见于慢阻肺稳定时,本虚而标实,以肺脾血虚,痰饮内停为申明要点。临床症见咳嗽水肿,劳则尤甚,乏力纳呆,发烧痰多,清晰色白,一直易于头痛,大便溏薄,舌质淡,边有齿痕,舌苔白滑,脉弦滑。治以苓桂术甘汤合《外台》茯苓饮温肺化饮,宁心利湿。药如党参20克,茯苓15克,桂枝10克,苍术10克,白术10克,干姜10克,苏子10克,陈皮10克,法羊眼半夏10克,炙乌拉尔甘草6克。若咯痰黏稠不爽,烦躁不安,小便涩痛,舌质红,少苔,脉细数者,证属饮郁化热伤阴,可予猪苓汤加减消痈解表,养阴止泻。药如猪苓15克,茯苓皮15克,泽泻10克,阿胶10克,滑石10克,白芍10克,旋覆花10克,浙贝母10克。

(三)邪陷正脱证

197伍年七月八日2诊,脑仁疼缓慢解决,气急渐平,咯痰亦少,脑瓜疼不痛,水肿尚存,四肢渐温,脉细数促不匀,舌质暗,太阴痰热日见清化,心气赔本亦得好转,再拟养心活血,佐以解痉。

按:仲景方论中“小黄龙”之咳嗽气短,病机要点在于“伤寒表不解”与“心下有水气”,外寒与内饮互兼。慢阻肺慢性加重期冬日多发,以外感风寒诱发者最为多见,开始的一段时代常伴有白色泡沫痰,以“咳逆倚息不得卧”为重大临床表现,与小黄龙证病机丝丝入扣,故以此方主之。小白虎之饮伏于心下,而射干麻黄汤之饮逆于喉中。其外感症状较轻,以饮气上逆,喘促痰鸣为重中之重病机特点,故“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

伍诊(3月21日):神志基本转清,体温亦复平常,汗出十分的少,吸痰显明减小,身体僵硬拘挛,苔薄黄腻,脉小弦滑。闭象已开,脱象已固,肺家痰热未清,肝风未平,治宜击鼓再进。

按:“寒饮挟热”多从“外寒内饮”的根基发展而来,乃是“化热”的变局。其“热”有三:1外寒入里化热,即“太阳随经,瘀热在里”,而未有成“瘀”;二饮停而气结化热,“痞坚之处必有伏阳”;三体质、饮食、情志使然,素体阳盛,“火游行其间”,“五气皆从火化”。因而,本证型可分为不相同临床亚型,临证当详辨表里之程序,寒热之轻重,郁热之根源,饮气之市场价格,如此能够周详把控病机特点及证候演化规律。如大青龙汤主治慢阻肺慢性加重期外寒内热、表证偏重者,
此与“溢饮”论述相适合。小黄龙加石膏汤证乃外寒内饮,饮郁化热而成,其表证较轻。厚朴麻黄汤证属寒饮郁热,饮邪上逆,故用以医治慢阻肺急性加重期以咳嗽气短胸满、烦躁口渴、脉浮为重中之重返床表现者。仲景原文中麻黄连翘赤山豆汤主证为“瘀热在里,身必黄”,后世医家以为其与“湿热郁表”有关,而中国科学技术学院师王琦传授学业更是听君一席谈胜读拾年书:“此皆因禀赋不耐,风、湿、热相合为患”。简来说之,麻黄连翘四季豆汤医治慢阻肺合并吐血、荨痔疮实乃经方应用之拉开扩展,异病清穆宗之标准。

常见证

此型常见于慢阻肺合并慢性肺源性心脏病阶段,病程日久,肺病及心,由气及血,“血不利则为水”,水瘀互结,枢机不利。临床症见胸胁满闷,喘息不能够平卧,夜间加剧,自汗带下,咯痰黏滞不爽,面色黯淡,口唇紫绀,双下肢浮肿,甚则伴有胸(腹)腔积液。舌质淡暗甚或紫暗,脉弦细滑。治以当归身可离散合四逆散消痈宁心,理气降逆。药如:当归身一五克,川芎10克,白芍10克,柴胡10克,枳壳拾克,茯苓块壹五克,山蓟拾克,泽泻拾克,炙乌拉尔甘草陆克。合并主动脉瘤者守上方加葶苈子拾克,桑白皮十克以增泻肺平喘健胃之功;合并腹水者可有效己椒苈黄丸(木防己10克,椒目10克,葶苈子10克,大黄十克)以通利二便,分消水饮。


辨热型,高热是愈演愈烈的始动因素,当审表里寒热、六经、卫气营血、3焦等不等证候之异,再查兼证,周密衡量。

水气上泛证

凡具备特异症两项以上,可知症两项就能够检查判断(以下同此)。

按:“水气上泛”是水气停聚的一发发展和恶化,水胜克火,君心受邪。壹方面水湿泛滥,“津液充郭,形不可与衣相保”,另一方面“其魄独居”,心神为浊邪以所犯。而上“孤精于内、气耗于外”的证候,其本在于“5藏阳以竭”,故治以温真阳、化邪水的真武汤合5苓散标本兼施。

紫雪丹1克,1日3次化饲。

此型常见于慢阻肺慢性加重期,以素有停饮,外感风寒诱发为看病验证要点。症见咳嗽喘气加重,甚则不可能平卧,咯痰量多,清晰色白呈泡沫状,伴鼻塞、流涕、恶寒、身重,舌质淡,苔白或白滑,脉象浮。治以小黄龙汤消痈蠲饮,止咳平喘。药如:炙麻黄6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干姜10克,细辛3克,五味子6克,法半夏10克,苏子10克,苏叶6克,炙甘草陆克。若病者以头痛气促,胸膈满闷,喉中哮鸣有声为主者,证属风寒凌犯,饮邪上逆。治以射干麻黄汤宣肺利水,降逆止咳。药如:炙麻黄6克,射干十克,干姜10克,细辛三克,5味子六克,法麻芋果10克,紫菀10克,款冬花十克,苏子10克,炙甘草6克。若病者兼有精神不振,四肢厥冷,脉沉者,可守上方加制铁花十克,寓合麻黄附子细辛汤以温阳明目,内逐水饮。

鲜竹沥水20毫升,1二十四日3次。

痰饮内停证

叁诊(四月十三日):药后体温逐步回落,汗出减弱,面色转红,四肢转温,神志稍清,呼唤稍有反馈,但手足依然拘挛弯曲,苔腻稍化,脉细数。药治有效,病有关键,宜守法再进。

水瘀互结证

变证

新萄京娱乐场.2959.com,外寒内饮证

热病中要防传杜变,尤其是热、痉、厥、闭、脱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变证

此型常见于慢阻肺合并急性呼吸干枯或脑力贫乏阶段,病程日久,病势深重,病情危重。乃阳虚饮停,上凌心肺,泛溢肌肤,蒙蔽清窍而成。临床症见湿疹喘满,面浮肢肿,甚则壹身悉肿,脘痞纳呆,面唇青紫,舌胖质暗,苔白滑,脉沉细。治以真武汤合五苓散温阳化气消痈。药如:制附片10克,茯苓块1五克,猪苓一5克,泽泻十克,桂枝拾克,冬白术十克,白芍拾克,葶苈子十克,老姜陆克。若心衰显明,1身悉肿,肠燥便秘者,酌加生黄芪30克,木防己10克以活血纳气平喘;若呼衰显明,神昏冒眩,咯痰黏稠者,守上方酌加石菖蒲10克,郁金十克以活血醒神开窍。

特异症:身热夜甚;烦躁不安,谵语;气息粗促,鼻煽;喉中痰鸣有声。

按:痰饮内停的发源在于水液代谢分外,而从“饮入于胃”到“水精四布”,水饮之行,总结有三:其1“脾主为胃行其津液”;其贰“肺为水之上源”“通调水道,下输膀胱”。其三“肾者主水”和膀胱气化。仲景治水饮方极多,如“苓桂”“苓甘”“五苓”“猪苓”等,而在世人看来,“以温药和之”的口径首如果遵守益肺、镇痛、温肾以化水饮的基本思路。由此,就慢阻肺来说,痰饮贯穿于整个发病过程中,临床的上面无须拘泥于最初的作品方论之细节,针对水饮在肺、脾、肾的共同体病机变化,加减化用经方,每可获效。

4诊(7月1七日):身热减而未净,脑仁疼、痰量显明滑坡,神志渐渐清醒,手足拘挛。脱象已趋缓慢解决,闭象也渐苏醒,但肺中痰热仍盛,肝风未平,气阴两伤。

寒饮挟热证

处方:野山参10克(另煎兑服),大麦冬1二克,炒玉竹1贰克,南人参12克,北沙参1二克,沙参拾克,生龙骨20克(先煎),生牡蛎二5克(先煎),生石决明30克(先煎),钩藤一伍克,炒黄芩一五克,黄连三克,鱼腥草2五克,金荞麦根二伍克,炙桑皮15克,葶苈子1二克,天竺黄15克,天花粉15克,全瓜蒌1五克,金银花20克,迷身草20克,石野菖蒲十克,炙远志10克,丹参壹5克,法麻芋果拾克,陈皮6克,川贝5克。7剂,水煎服。

治法:清心利水,凉营活血。

可知症:口渴饮水非常少;神识昏蒙;或见痉厥,身发?疹。

特异症:形寒恶风;身热汗少;身热起伏,或时寒时热;身体酸楚。

安宫牛黄丸一粒,二十日2次化饲。

温、热、火三者俱为阳邪,但有轻、中、重之分,是病程分歧品级的病理特点。“热为温之渐,火为热之极。”提醒热病有中期、进展期、极期不一样的临床表现。差别言之:

7诊(八月二十二日):病情日趋趋于改良,神志清楚,问答能正确反应,眼神灵活,呼吸平稳,喉中已无痰鸣,但仍有痰液吸出,汗少,可进食一点点流质,肺痈分明,体温日常,时有烦躁,两下肢拘急现象好转,两上肢手臂拘急改革一点都不大,腹部高度胀气,大便尚调、成形,舌质红苔少色黄,脉小滑数。内闭外脱现象缓和,痰热郁肺未净,肝风尚难安息,阴津耗伤未复,仍当解毒养阴,清热散毒,平肝熄风。

猴枣散1支,1日2次化饲。

火:为病的极期。陆气皆可化火,且有上下之异。

养阴生肌散适当的量外用,医疗褥疮。

鲜竹沥水20毫升,三日三次。

猴枣散1支,1日2次化饲。

连锁舌脉:舌质红绛而干,苔黄或焦黄;脉数或细数。

证属痰热闭肺,逆传心包,肝风内动,邪闭正脱。

安宫牛黄丸一粒,二十一日2次化饲。

方药典范:清营汤(《本草再新》水牛角、生地、玄参、麦冬、黄连、银花、连翘、丹参、竹叶芯);清瘟败毒饮(《疫疹一得》即犀角牛奶子汤、黄连明目汤(去黄柏)、白虎汤(去梗米)加玄参、连翘、桔梗、竹叶)。

药如红牛角、黄连、银花、连翘、生地、玄参、麦冬、广郁金、石菖蒲。喉中痰鸣加泡参、竺黄、澳门葡京线上注册,胆星、浙贝母、和姑。热盛动风抽搐加石决明、地龙、钩藤等药。另饲安宫牛黄丸,或用醒脑静、清开灵等注射剂。

8诊(一月1日):神态表情卓绝,反应应对平常,下肢拘急有所缓慢解决,两只手仍有拘挛,但手指扩充已有改良,舌红苔浮黄,水肿,脉小滑数。气阴耗伤未复,痰热郁肺未清,阴虚风动之象未解。清热养阴、清通大便热、平肝熄风再进。

另:羚羊粉0.6克,1日3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